人口大增,生活抛弃物怎么样负巩固?

2019-09-13 作者:公司历程   |   浏览(88)

近日,环保部发布《2016年全国大、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》。数据显示,2015年全国246个大、中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超过1.8亿吨,其中北京更以近800万吨的生活垃圾产量居首,平均到每天近2.17万吨。

而在北京市人大代表、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副总工程师王维平看来,现实比数据还要严峻。“农村没算,10万人口以上的中心镇也没算。”这位研究中国垃圾问题长达30年的专家,67岁依然在科普、调研的道路上奔忙。

做好垃圾管理 人口增加也能实现垃圾负增长

“从古至今,没人能说自己不排放垃圾。”一落座,王维平便严肃地强调,看似“上不了台面”的垃圾问题,实则庞大而复杂,是“一个城市和国家不能回避的基本问题”。

目前评价城市垃圾管理水平高低的第一指标,就是看垃圾产生量正增长还是负增长。伴随城市人口越来越多,垃圾的增长似乎是理所应当的。但王维平认为,二者之间其实并没有直接关系。“上世纪80年代的东京,人口增加的同时却实现了垃圾负增长。”

在我国,垃圾产生量为何逐年攀升呢?王维平扳着手指解释,《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》规定,垃圾管理有“减量化、资源化、无害化、产业化、社会化”等五个原则,力求从源头减少垃圾的“减量化”与“资源化”排在最前面。

然而,最为“治本”的措施做起来却不太容易。王维平坦言,达到“无害化”,投入资金就行。“北京建了25个处理厂,都是国家标准,而且由城市管理委员会一个部门管。”但减量化资源化的六项主要措施——限制包装、净菜进城、旧货交易、废品回收、垃圾分类、不剩餐,可要由好几个部门管了,并且难度都不小。

例如,“限制包装”归商务部管,我国又没有如国外般详尽的包装法,过度包装便难以根绝。“月饼、西洋参那么一大盒,打开就几块、几片。包装最终都变成了垃圾,都要处理。”

“净菜进城”这一项,则归农业部门管。因与人们长久以来形成的传统观念有一定距离,又缺乏行业标准,推行起来也颇为不易。王维平算过一笔账,从产地运送带土带根的“毛菜”,到居民手中经过择菜洗菜,每300吨蔬菜会产生60吨废料,实际上五分之一的运力在运“垃圾”。

“商业环节太多,增加成本、增加运输量,也导致交通拥堵。”王维平介绍,国外在田间地头就将菜洗净择好,直接送入超市,菜根菜叶就地还田。当然,小规模的净菜价格可能会贵,但如果农超对接真正实行,成本自然会降低。

以法律为支撑 “拾荒大军”开始转型

相对而言,减量化资源化的各项措施中,“废品回收”更早进入公众视野。摄影师王久良自2008年起开始关注北京周边垃圾污染状况,制作了一部名为《垃圾围城》的纪录片,呈现出的图景令人触目惊心。

事实上,远在纪录片拍摄之前,北京便已经历过“垃圾围城”。王维平回忆,上世纪80年代初期,简单的填埋方式导致北京环带区垃圾成堆,50平方米以上的垃圾堆多达4700余个。伴随经济发展,这些垃圾开始“肥”了。里面的塑料、胶皮、玻璃等,吸引了来自四川、河南等地生活困窘的人们的注意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
本文由金沙国际平台登录-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发布于公司历程,转载请注明出处:人口大增,生活抛弃物怎么样负巩固?

关键词: